汶川地震失腿少年苦练成舞王

2020-05-13 15:23:55
来源:
作者:李玉素
责任编辑:李玉素
2020年05月13日 15:23 来源:扬子晚报

  汶川地震失腿少年苦练成舞王

  昨天,是汶川大地震十二周年。2008年的地震,让15岁的谢海峰失去了左小腿。十二年过去,他成了四川省歌舞剧院的一名专业舞者。从刚开始的痛苦自卑与怯懦,到如今自信地面对生活,27岁的谢海峰,经历了什么样的涅槃?12日中午,谢海峰接受了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,“每年的5月12日,对我来说,没有一定要想起,也没有一定要忘记,因为这些年,我已经选择了原谅命运,与伤痛和解。”

  谢海峰,四川广元青川县观音店乡人。地震发生那年,他在青川木鱼镇中学读初二。“今年因为疫情,从春节开始没有接到一场演出,但有一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好心人,知道疫情可能对我们行业影响很大,特地联系了一直帮助我的医生,资助我维修假肢的费用,让我非常感动。”

  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 万惠娟 张冰晶

  重起希望

  病床上受到同样截肢的运动员鼓舞

  回忆起2008年的那场地震,谢海峰说,那短短的十几秒钟,在自己的记忆中依旧特别清晰。“当时我们还在宿舍,开始时摇晃的幅度比较小,我们都以为是谁调皮地在摇床,但过了几秒钟,外面的动静就大了,还有喊叫的声音,我和同学们一起往外冲。我刚刚冲到门外的时候,身后的房屋就塌了。”谢海峰说,“感觉自己摔了一跤,随后而来的是一股钻心的疼痛,当我再回头看时,左小腿已经不在了。我当时没有被埋,是在外面,所以就拼命往前爬,同学看到了我,脱下了衣服包在我的腿上,把我抱到了操场上去。”

  谢海峰告诉记者,因为一片混乱,医生来的时候,只能给他做简单的包扎,没有麻醉,很疼。同学给他拿来一本书,他使劲咬着,等到包扎完后,那本书上面有一排深深的牙印。

  “那个时候我躺在那里一天多,一直没有合眼,同学陪着我,怕我睡过去就醒不过来了,不断和我聊天。第二天我被送到广元市人民医院。当时伤者特别多,在医院做了简单的手术,那时候还没条件做得特别细。妈妈来医院的时候,本以为我只受了一点小伤,却发现我的腿没了,很伤心。我躺在病床上,爸妈只能打地铺照顾我,妈妈为了不让我伤心,白天都不哭。好多个夜里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妈妈悄悄地流泪。”

  十来天后,谢海峰和其他伤员被统一送往深圳的医院治疗。谢海峰接受了截肢手术,在失去了半截左小腿后,又不得不往上截肢了5厘米左右。

  刚刚失去小腿的谢海峰,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沮丧与迷茫。在医院里让他印象深刻的,是有一天,病房里来了一群爱心运动员。“其中一位运动员在我面前走了几圈,问我有没有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,我当时并没有看出来。后来他把裤腿拉起来,我发现原来他和我一样也截肢了,只是安装了假肢。”谢海峰告诉记者,那一刻,自己除了惊讶更多的是震撼,“我心里忽然就升腾起一股力量,觉得生活有希望了,原来失去一条腿不仅能正常行走,还能成为运动员,我暗暗告诉自己,也要像他一样!”说到这里,谢海峰明显有些激动,声音也提高了一些,“我们当时是躺着去深圳的,但要走着回四川!”谢海峰说自己是第一个安装假肢的伤员,“其实我适应得还挺快的,装上假肢后,练习了三四天吧,就能站起来走路了。”

  机缘巧合

  与舞蹈相遇,因演出战胜自卑变得自信

  2009年,身体恢复后的谢海峰从深圳回到了四川。随后,他进入青川中学上高中。16岁的少年,心思敏感细腻,“那时候是有点自卑的,看自己的左腿特别刺眼,不敢穿短裤,平时和同学交流也很少,很压抑。”第二年,他就辍学了。

  幸运的是,2010年,谢海峰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来到成都,加入成都市残疾人艺术团学习变脸,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建立了自信。遗憾的是,2011年,谢海峰所在的艺术团解散。有半年的时间,谢海峰没有收入,生活非常艰难。好在2012年初,在变脸大师彭登怀的推荐下,谢海峰加入了四川省残障人士艺术团。那一年,谢海峰19岁,与之后将会陪伴他一生的舞蹈相遇。“19岁才开始学习舞蹈,对我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,因为我完全是零基础。”谢海峰告诉记者,自己学舞蹈是机缘巧合。艺术团当时根据他的故事改编了一个舞蹈《舞之梦》,“团长说希望我领舞,那时候虽然不解,但我决定试试看。”

  那段时间,他每天早七八点就去练功房练习基本功,练软开度(也称柔韧性或伸展性训练)、托举、跳跃、翻滚、下腰……经常练到深夜。“假肢接触到肉的地方磨得生疼,痛苦难以形容。半年的练习,我跳断了三个假肢。

  舞蹈《舞之梦》演出后反响强烈。之后受到更多关注,他随团到新加坡、香港、澳门等地演出。2013年,谢海峰参演的舞蹈《轮椅上的舞步》,获得第八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金奖;2015年,谢海峰还走进了香港红磡体育馆演出。2016年,他在香港又接受了一次截肢手术,“因为第一次截肢的时候才16岁,之后骨头又长长了许多,医院又为我做手术,截去了几厘米长的骨头。”经过几个月的康复,谢海峰很快重返舞台。2016年底,谢海峰考进了四川省歌舞剧院,成为了一名专业舞者。2017年,著名舞蹈家金星见到了谢海峰,他对舞蹈的追求和乐观、顽强的精神打动了金星,当年7月-11月,他被金星邀请到上海金星舞蹈团免费学习现代舞。

  感恩的心

  许多人对他无私帮助

  支撑着他的舞蹈梦

  今年以来,因疫情影响,从春节开始谢海峰就没有参加什么演出了,他偶尔会到单位排练。“疫情期间我和所有人一样宅在家里,但足不出户,也遇到了让我很感动的事情。2019年12月,我和一直帮助我的潘德邻医生在香港参加了一次分享会,认识了爱心人士马太太。只是一面之缘,没想到疫情期间,马太太知道疫情对我们行业影响很大,就主动联系了潘医生,说愿意资助我一部分维修假肢的费用。”

  谢海峰告诉记者,自己从艺11年经历了好几次迷茫期,但一直坚持着,可能也因此,遇到了很多好心人,让他经历了不同阶段的转变,支撑他一直继续舞蹈梦。“去年我有4次去了中国香港,给那边的中学和小学进行了义务演出和分享,每次去都很感动。2013年,我参加了一次演出,同样热爱艺术的潘医生关注到了我,从那以后他给我提供了巨大的支持。因为跳舞,我的假肢总是磨损得特别快,每年至少两到三次去香港维修假肢,这些费用都是潘医生为我承担的,这些假肢大多数都是很高端的假肢。”

  如今的他

  不再害怕露出假肢

  还养了一只金毛

  谢海峰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自己的假肢有很多要求,包括假肢的舒适度、承受力以及造型的艺术感和美观等,所以都要去香港定做。“我特别喜欢蓝色,香港那边的医生还专门给我做了一个蓝色的假肢,这也是我现在常用的假肢。”

  谢海峰说,如今的自己可以自信地穿着短裤走在成都的街头,不再害怕露出假肢,甚至还买了一些带图案的袜套套在假肢上,“把各种图案的假肢秀出来,有时候也挺酷的。”谢海峰打趣地说道。

  “我现在完全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,工作和跳舞让我的生活丰富起来。不再惧怕别人的眼光,别人看我的眼神里不再有什么怜悯,也许是有些好奇。这几年的生活都挺好,我还养了一只金毛。”当得知扬子晚报的总部在南京,谢海峰笑着告诉记者,去合肥演出时曾经来过南京,觉得南京是一个很美的城市,自己一个人在南京玩了一整天呢。对于未来,他一直梦想开一间属于自己的舞蹈工作室,“可能目前的经验还不够,计划先去别的舞蹈工作室代课,积累经验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能实现这个愿望!”

  紫牛头条

  最佳深度媒体

 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摘编

【编辑:李玉素】

社会新闻精选: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20:44:34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7:03:25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7:01:07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6:08:37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6:01:46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5:11:52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4:48:30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4:02:59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3:55:23

  • 2020年05月13日 13:20:04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ooksafire.com